• 2010-12-10

    我是被遺忘者1 - [G&病毒]

      當我知道一切時,我已經死了,僵硬而冰冷的躺在喪鐘鎮的棺材里,我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再次擁有意識,只知道乾癟的眼眶再也流不出淚水,失去血液的心臟再也無法抽痛,這讓我感覺非常好,爬出濕臭泥土的瞬間,我知道自己將以一個新的形態回到地面上,虔誠的回應希爾瓦娜斯女王的召喚,我將為女王而戰。

       對每一個往生者而言,生前的記憶都是寶貴的,我也一樣,無論日夜,我的大腦都像一個壞掉的錄像機一樣重複播放那些該死的畫面,並且依然具有色彩,我抬頭看了周圍灰色的景色,無奈的歎氣,但我現在卻是個色盲,可我會習慣它的,不是么?

      我讓同伴,用黑色皮帶把我的頭綁了兩圈,它散髮出越來越強烈的臭味讓我懷疑過不了兩天它就會像我的下巴,腐爛的掉下來,關於我的同伴,請原諒我忘記了他的名字,要知道我的大腦是個壞掉的錄像機,你不能指望它記錄下什麽新的東西。

      我們要開始打仗了,雖然我是一個新(屍)?但不代表就要蹲在幽暗城裡搓麻布條,我參加了被遺忘者佔領西瘟疫的行軍,給自己找點事情做也許可以早點讓我的錄像機恢復正常。

      我受够了!這些傢伙就不能說點別的話題?什麽生前的女友,女兒,鄰居家的少女,甚至床頭的布娃娃和門前的柿子樹!把那該死的錄像機關掉!就是這樣一群傢伙組成的軍隊才會在昨天與聯盟的接觸戰中被打的落花流水!我說了把那該死的錄像機關了!我的大腦中充滿了一片金光,哦!不,我抱著頭開始痛不欲生,揮開旁邊伸過來關切的手,我跌跌撞撞的跑進黑色的樹林深處,黑暗可以保護我,黑暗可以掩飾我悲傷地醜態,得了吧,我不是躲在被子里哭都不敢發出聲音的小姑娘。他來了,他出現了,我一直想忘記,卻始終無法忘記的身影,我的愛人,我的手撕扯著自己胸前的衣服,NO,NO,NO,這是我今天才拿到的任務獎勵,放鬆點夥計,堅強點,趕走他!他是假的。他不是屬於我的!我哭著說。(如果我還可以哭)

      如你們看到的,每個人都有幾次失控的時候,但如果這失控的頻率不像大姨媽一樣有規律就該死的太棒了!最終我失敗了,我想起了他,還有他的他。買一送一真是好樣的,老闆!

     告訴你們我是怎麼死的,但是不要說出去。

      我真心希望自己是天譴軍團的受害者,或者是斯坦索姆的原著居民什麽的,那樣最起碼我現在還可以喊喊保家衛國,珍愛環境,趕走瘟疫製造者,巫妖王必須死。什麽的響亮的口號。但現在我什麽都喊不出來,這首先是因為我沒下巴。收起你那嫌惡的眼神!不然我把它掏出來當彈球!

      言歸正傳,我是摔死的,我把手裡的彈球往空中一拋然後接住,爛了,我總是掌握不好力度。

        我摔死了,從飛艇上掉了下去,釋放靈魂之後我找不到我的屍體了,大概是掉到了東瘟疫的泥漿里,我想找他來幫我,但他聽不到我的聲音.

     我想我的聲音一定很難聽,沙啞乾癟的,但我沒有下巴,我不能說話,那會嚇跑他,我只能發出嘶嘶的喘息聲,用力捂住被子,不要被他聽到。

    我也經常做夢,夢到自己復活成一個精靈死亡騎士,和他一樣,他們找不到我破碎的身體所以給了我一具新的,我可以走到他的面前與他並肩而站,用洪亮的聲音對他說:“你的眼睛好像太陽之井”。

    我把這個錄像機砸了個稀爛,如果真這麼做了我這張臉一定能比現在做出更精彩的表情,哈哈哈。

     

    未完待續

     

     

     

     

  • -3-隨便寫點

    WOW早就轉到TF去玩了,練了一個SS,可是至今我也想不明白為何我選了一個女亡靈而不是男亡靈!我腦子當時被驢踢了?想起一年前爲了蛋蛋和凱凱去玩的WOW結果如今也沒機會去看看他們,= =不過不去看也許是件好事。

    WESKER兵人早已經到手了,小能遺憾到現在LEON的兵人不好買了,雖然是這樣說但以前每次動了想買的念頭去看官圖的時候就覺得這是個杯具。

    今天碰到好友,她問起我生化五好玩么,我沉默了一會告訴她“我恨生化五。”現在終於能把這句話說出來了,也就死心了。

    這半年來發生了很多事,但歸根結底只有一件“老子要賺錢!很多很多錢!”(可惜目前還沒實現)

    該死的我好像也愛上了刺客信條!雖然在地鐵上玩PSP版吐得我翻白眼!

    是時候離開草稿星了。

     祝我早日解除草稿不能完成的詛咒吧!

     

     

  • 我更新了!哈哈哈哈!

  • 2009-05-24

    钱飞了 - [G&爱]

    预定了这个。(我肝疼!)

    期待JILL。

    看了一圈1/6兵人的衣服,等着老歪发售就下手。老歪!一堆黑西装等着你试穿呢!!!

  • 2009-04-17

    我又想看幽白 - [G&爱]

    TAT,每过一段时间就想找出来从新翻一遍。

     

     

     

     

     

    =口=!什么!?这次的日志只有一句话?不可以这样!

    那年她11岁!(握拳)

    如今她70岁!(捶地)